21st Century Foundation

THE R&D CENTER FOR DIGITAL
CONVERGENCE INDUSTRY

數位匯流產業研究
發展中心

專欄評論

WHAT’S NEW

周韻采: 我見我思-234億天價鳥糞

發布日期 / 2017-10-23

周韻采: 我見我思-234億天價鳥糞

 

20171023 04:10  周韻采

 

 

行動通訊巨擘高通公司在本月初被公平會開罰了台灣有史以來最高的234億元罰金。有趣的是,經濟部於尊重公平會6天後,公開表達對處分的憂慮,擔心影響外商在台投資。公平會的裁罰倒像是自走炮,反給蔡政府一個天上掉下來的鳥糞。

 

由於高通很早即專注在行動通訊領域,隨著手機逐漸取代筆電,也造就在行動通訊晶片市場領頭羊的地位。故自2009年起,美國本土、歐盟、南韓、中國大陸及台灣的競爭主管機關陸續對高通的授權行為展開調查。

 

比較台灣處分,與南韓相近,皆要求高通重新與手機製造商簽訂合約,並且不能拒絕對未同意授權條件的業者供應晶片。台灣罰金數額雖與南韓相近,但南韓市場為台灣兩倍大,234億元的天價顯然缺乏合理的計算基礎。其次,大陸發改委僅要求高通對在大陸市場使用的3G/4G晶片與其他專利可分開授權,並未禁止高通向手機製造商收取授權費,故高通同意繳納300億台幣罰金和解,以維繫晶片販售加授權費的營運模式。

 

可想而知,南韓與台灣的改正措施將直接摧毀高通固有的商業運作,是可忍孰不可忍?故我預料,一如南韓案例,高通將提起行政訴訟,在法院挑戰公平會的處分。

 

除裁罰實質的合理性疑慮外,公平會的程序處理也有許多瑕疵。公平會過去對重大案件的處分慣例是採共識決,此次卻一反常態動用表決,最後以431票之差通過裁罰,顯示此案在委員間有相當大的爭議。

 

面對台灣有史以來最高金額的行政罰,公平會若無法在內部求取共識,便應該啟動外部諮詢程序,以免少數已有心證的委員成為「關鍵一票」。《公平交易法》雖未強制公平會在做成行政處分前須舉行聽證,但《行政程序法》授權行政機關,認為有必要舉行聽證者可為之。

 

目前NCC在做成重大行政處分前皆會召開聽證,以化解民眾與利害關係人對黑箱作業的質疑。作為行政院下另一個獨立機關,公平會也應將重大決策的過程透明化,讓當事人有完整陳述及答辯的機會,才能維持其裁罰的公信力。

 

雖然高通可向法院提起訴訟以為救濟,倘若經濟部的憂慮代表了府院心聲,則行政部門仍有努力空間,讓本案盡早落幕。基於經濟部的聲明,行政院可召開跨部會協調會議,公平會則可依《行政程序法》第111條;或行政院身為上級機關,援引第117條撤銷原處分。又公平會可依第116條將原處分轉換為具有相同實質及程序要件之其他行政處分。讀者或許疑問:公平會有可能如此自我打臉嗎?讀者放心,如同中嘉遠傳案,NCC都可以(被要求)重啟調查了,蔡政府一定可以找到說詞,例如順應時勢的智慧管制,解決此鳥糞行政罰。(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資料來源:中國時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1023000420-260109

瀏覽其他訊息

周韻采: 我見我思-公平會是反競爭黑手

更多內容 >

周韻采: 我見我思-中華電的假改革

更多內容 >

周韻采: 我見我思-「資訊長」是過時產物

更多內容 >

NEWSLETTER